主页 > 灵图智慧油田 >

都是把冬天的棉裤剪烂才能脱下来

男童小洪波的父亲刘振学说:我今年46岁,父亲去世得早,母亲也有轻微的病。由于家庭状况和年龄,我也不能出去打工挣钱,只能养猪、蹬三轮。据刘振学介绍,他们家每个月需要支付电费及其他费用近300元,单靠种地根本无法支付这笔费用。迫于无奈,刘振学只好从县城拉泔水养猪,晚上再出去蹬三轮挣钱养家。

每天晚上,刘振学都会骑上干净的三轮车去县城蹬三轮挣钱,每次都是到半夜完全没有生意了才回家。第二天睡醒后,他又会骑着泔水车去县城的大小饭店拉泔水。拉回泔水后,刘振学全家人就开始在泔水盆内挑选可以的东西。有邻居说:每天拉完泔水回来,就能看到他们全家人围着泔水盆挑挑拣拣的,然后就当饭吃。

在大门东侧的墙角里,有一片半平方米左右的空地,地面的土质十分松软,旁边还堆积着一堆破衣烂衫。这就是小洪波一年四季生活的地方。指着这半平方米的空地,邻居万素想说,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下雪,孩子都是蜷缩在这里睡觉。他父亲天天不在家,不是去县城拉泔水养猪,就是出去蹬三轮挣钱,往往回到家里都已经半夜了。小洪波天天被母亲锁在院子里,不让出门,邻居看不过去了就会踹开门让小洪波出来玩儿会。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:冬天,孩子也是躲在门后面,从来没见过孩子在屋里睡觉。每年冬天,孩子的腿上都会生冻疮。冻疮烂了,伤口发炎化脓了就会黏在裤子上。开春后换衣服,都是把冬天的棉裤剪烂才能脱下来。说到这里,泪水在邻居泛红的双眼中不停地打转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