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灵图智慧油田 >

后来我发现他把密码给改了

2001年9月,我和天羽结婚了。和自己心爱的人结婚实在是天底下最顺心如意的事情,我憧憬着永远和天羽相爱下去、幸福下去。

天羽不仅烧得一手好菜,还因为他有着帅气的外表与高大的身材,一进入饭店他就成为女孩子们关注的焦点,在一起闲聊的时候,天羽往往会成为我们的话题。

我拿着我的身份证,又一次去移动营业厅打出了天羽的话单,话单上显示他依然和晶联系频繁。

我开始有意识地接近天羽,我发现帅气的天羽竟然是那么平易近人,他的幽默风趣感染了我,我觉得他也一定很享受和我聊天的感觉。随着我和天羽之间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多,我们顺理成章地恋爱了。

我一气之下,打通了晶的电话,并告诉她我是天羽的老婆。4月18日的时候,我收到了晶的短信:我要走了,希望能减轻你的痛苦。她说她要回老家了,并且不会再和天羽联系。我问天羽是否知道她要走的事情,天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,说晶没有告诉他。

但是,天羽的秘密还是被我撞破了。有一次天羽睡着了,那女人发短信过来恰好被我看到。我假说我是天羽,并说天羽的手机没电了,用我的手机和她聊了起来。最后女人发过来一条短信说:分手吧,结束了,你不要再伤心了。通过聊天,我才知道,原来女人是他单位的服务员,名叫晶。晶已经决定和天羽分手,而天羽死活不同意。

而在这些议论中,渐渐地我的目光越来越多地落在天羽的身上,我开始留心他的一举一动。有时候我的这点小心思在姐妹中稍露端倪,便会被她们取笑一番。我性格活泼外向,倒也不以为意,直到有一次说着说着姐妹们便说要和我打赌,赌我和天羽能不能成,我年少气胜,竟然当着那么多的人面拍了胸脯。

天羽的姑姑和朋友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后,都批评了天羽。后来天羽就说不离婚也成,就这么过吧,言下大有凑合的意思。我不甘心地追问他,还能像以前那么好吗?他说那是不可能的。我绝望而无奈地对他说,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对他好。天羽的回答异常冰冷: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感情了。

我做梦也没想到,天羽居然提出和我离婚,那时离春节还有几天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嗫嚅了好一阵,吐出了感情不和四个字。感情不和?我觉得真是可笑,当初我们可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啊。我很伤心,却也很坚决,我告诉他,如果是因为那个女人,我绝不可能同他离婚。

结婚后天羽就没有出去工作,在家里待了半年。我发现天羽身上有许多我无法忍受的恶习,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好逸恶劳、游手好闲。他也不是很孝顺,夏天农忙的时候,婆婆让他去拉粮食回来,三遍五遍都喊不动,当时我看护着刚出生的女儿,最后粮食还是一把年纪的婆婆自己拉回来的。我看不惯他整日在家无所事事,就和他说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,应该出去工作,两句话说不对他的口味,就会吵架。在争吵中我们的感情也变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失去了新婚的甜蜜。

直到一年后,天羽在市区的一家连锁餐店找到了工作,我才感到生活有了点积极色彩。孩子大了点,我也在一家超市找了份收银员的工作。因为我俩都在市区打工,我就和天羽商量着在市区租了套房子,我们似乎又恢复了恋爱时的甜蜜。租了房子以后,天羽就很少回郊区的家里了,而我因为挂念孩子,就经常回去看望女儿和婆婆,有的时候我晚上就不回来。

我和天羽住到了一起。天羽对我很好,很懂得照顾人,还经常做好吃的饭菜给我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的事情没有在酒店公开,后来也就慢慢公开了。有要好的朋友知道了我和天羽的事情就悄悄来劝我,家里也不太同意,因为天羽的父亲早年去世,家庭条件不好。但恋爱中的人儿,往往都是把别人善意的规劝看作嫉妒或世俗,我也不能例外。并且,我天真地想只要我们在一起,就是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。

曾经有朋友开玩笑地对我说:你老公那么帅,你放心吗?我却只是笑笑:他不是花心的人。虽然天羽身上有些不好的习惯,但是我觉得总体上他还是老实本分的。或许是我太大意,或许是我把心放在孩子身上太多,对天羽关心不够,我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竟然发生了

我把晶要走的消息告诉了天羽的那天,他一夜没有回家。他回来以后,沉默不言,问他去了哪里他也不吭声。那你还想和我生活在一起吗?我问,天羽甩下一句:随便你!

第二天,我用天羽的手机打女同事的电话,非常完美直播 ,对方一直不接。我去查了天羽的通话清单,发现每天的11点前他都在和那个女人发短信。我问天羽这个女人到底是谁,他一直沉默着。

07年10月的一天晚上11点,我下了中班回到家,天羽已经睡着了,屋子里静得只有他的呼吸声。我走进卧室,却看到了桌子上竟然放着一个避孕套盒子,我的头嗡得一下大了。结婚五六年来,我和天羽都没有用过这个东西,而今这样的东西出现在我们的卧室里,一定有问题!

天羽说他和那个女人断了联系,而他的举动却仍是反常的。天羽的手机当初是我用我的身份证办的,密码也是我设的。出了事情后,天羽问了我密码,后来我发现他把密码给改了。以前,我和天羽之间没有秘密也没有距离,而现在我们之间有了秘密,彼此的距离也越来越大了。他到家不是把手机调震动就是把手机藏到枕头底下。

2000年,19岁的我初恋失败以后,来到市区的一家饭店做了服务员,也是在那里我认识了后来成为我老公的天羽。

导语:他说自己心里不好受,接着眼泪就哗啦啦下来了,他喃喃说着晶离开他了,又说自己第一次出轨就让老婆抓住,真是失败。他说,晶去年结婚就是因为他。我问他晶到底哪里比我好,天羽哭着说她比我温柔会体贴人。(内容来源:彭城晚报)

我很生气地把天羽从床上拽起来,质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,天羽睡眼惺忪很不耐烦地说:你烦死了,我要睡觉。我一气之下去了朋友家,我离开的时候,天羽竟然倒下又睡了,没有拉我。我在朋友家哭了一夜,天羽也一夜没有找我。

春节那天,我发着高烧,我让天羽早些回来,他却一夜没进家。之后的几天,他每天都喝得烂醉如泥。

年少的爱情,纯真而火热,我们都迫切地想要读懂对方。终于有一天,我们抵挡不住诱惑,越过了本不该越过的界限。

08年1月的一天,我从郊区的家回来,天羽让我给他的手机充电,并一再叮嘱我不要开机。我很好奇为什么不要开机,就悄悄打开了手机,没想到一开机就收到了两条肉麻的短信。我问天羽怎么会有这样的短信,天羽说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同事发的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